复习一下历史上的中美贸易战(转帖)

时间:2015-11-03 11:55:01

  我们必须首先明确,国际谈判是什么

tags:
网站地址:

发布者资料: baihua


  我们必须首先明确,国际谈判是什么。简而言之,就是 你有心买我有心卖,来吧,咱们讨价还价。你上菜市场,看见白菜不错,多少钱一斤?卖菜的说一块五。你说哎呀你这就剩这么几颗了,叶儿都黄了,心都塌的,便宜点六毛吧。卖菜的说那我本儿都回不来了,您要有心要一块二吧。你说八毛吧,我全要了你也早点回家,再饶我把香菜。卖菜的说得,大冷天的,不算这点,您把篮子撑好了。

  国际谈判跟这个差不太多。关键点在于:你有心买,我有心卖。双方有利,这生意才谈的成。你说买菜的有没有妥协让步呢?有啊,从六毛涨价到八毛,眼瞅着一斤多掏两毛钱。但关键是,你确实想要那个菜。你也不愿意大冬天的黑着天再把整个菜市场转过来货比三家,差不多就得。顺手再多饶一把香菜。

  那好了,在此基础上,我们回顾一下1991年中美知识产权谈判过程。美国特殊301是这样,观察国家——重点观察国家——重点国家。1989年,中国就被列入了美国的“重点观察国家”名单,1991年,转为重点国家。

  1991年11月,吴仪刚从北京市副市长调任当时的外经贸部担任副部长,在前任代表生病的情况下,于谈判最后期限还剩五天时临时顶替,出任中美知识产权谈判代表。第一次在谈判桌上面对面,当时美方贸易副代表沃夫就挑衅说,我们是在跟小偷谈判,中国人盗版、就是小偷。他话音未落,吴仪站起身来回敬道;我们是在跟强盗谈判,请看在你们的博物馆里,有多少文物是从中国掠来的。全场寂静。

  必须回顾一下,当时中国面临的局面。国际上,苏联解体,美方一家独大,在当时的科技经济政治上,已经达到了天顶星的高度。而中国当时还没有入世,取得美国最惠国待遇,仍然要靠美国一年一度的国会审议,一到审议时间,什么西藏问题,人权问题,全拿出来说事儿。而那时,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内部对于改革开放还有不同声音,南巡讲话尚未发表。由于国力不强,中国出口美国大部分属于劳动密集类产品,谈判一旦破裂,不但关系到中方的出口,而且关系到大量人员就业和社会稳定以及中美两国未来经贸和政治走向。那种压力,可想而知。

  1991年11月26日,是特殊301调查程序的最后期限,谈判进展顺利,双方已无原则上的分歧,达成协议似乎水到渠成。但形势急转直下,下午3点,希尔斯展开记者招待会,单方面宣布谈判破裂,中方代表团两个小时后,才得到美方的正式通知,面对美国人极端无理的行径,吴仪愤怒了。第二天一早,吴仪率团离开了美国,临行前,美方赶来通知吴仪,制裁时间延后,希望能再谈一次。

  1991年12月中,美方列出了针对中国的106种产品的15亿美元的征税清单。并将报复的最后期限,设置在了1月16日。美方媒体一片喊打喊杀之声。贸易战似乎硝烟滚滚, 眼瞅着就要开战。

  与此同时,双方新一轮谈判于1991年12月16日在北京开始。结果吴仪上来就说:“美方在上轮谈判中没有对中方的极大诚意和巨大努力作出反应,相反,执意要对中国进行贸易报复。中国人不怕报复。如果美国实施报复,我们也将实施同等的贸易报复。我们始终认为,中美关系最重要的原则是:对话比施加压力更有效。解决目前问题的依据,应该是中美两国已经参加和准备参加的国际公约。中方不作出超出这一水平的承诺。任何一方不应将自己的国内法强加给另一方。”

  也就是说,一,“依据应该是中美两国已经参加和准备参加的国际公约”。言外之意是说,中国将按照中国当时参加的《伯尔尼公约》、《巴黎公约》等作为依据。二,“不作出超出这一水平的承诺”。言外之意是说,中国不准备按照尚未达成的关贸总协定乌拉圭回合谈判中关于知识产权的协议草案办。而这正是美国人所要求中国做到并作为其在谈判中的基本要价的。

  吴仪这个表态相当于对美国人说:八毛钱你不卖是吧。好,我们来谈谈六毛的问题吧。在美国叫嚣报复的情况下,这一轮把之前的让步也给收回了。那得了,大家继续拍桌子吧。纠结,争吵,拍桌子,车轱辘线日,还僵持,仍然无法达成妥协。这就不是中美经贸双方谈判代表团能解决的问题了。各自请示大BOSS吧。实际上,最后的中美双方知识产权谅解备忘录是在1月17日中午签订的。

  现在你让我评论1991年中美双方关于知识产权的谅解备忘录,个人意见,让步太大。但是另一方面,也要看一下。1989年后,我国遭遇了来自美国为首的西方多国的制裁。1991年11月,美国国务卿贝克访华。这是自1989年以来,美国中止与中方的高层互访后,美国高层首次访华。1992年2月21日,美方宣布取消自1989年下半年开始的对华三项制裁措施。这三项制裁措施是:暂停向中国出口卫星和卫星部件;限制向中国出口高速计算机;禁止向中国一些公司出口与导弹有关的产品。行吧。这笔输赢账,大家慢慢算吧。

  因为中国当时积极要求加入世贸组织,内部法律规定应符合世贸规则。于是在1992年9月4日,第一次修改的《专利法》颁布,其标准已基本达到了世贸组织知识产权规则——TRIPS的要求,《版权法》、《商标法》,以及反不正当竞争的立法方面也有不小进展。但美国以中方执行不力为由,于1994年6月和1996年4月两次将中国列为特殊301条款重点国家,中美双方就此展开了更为激烈的双边谈判。

  1995年的知识产权争议,也是一样,特保301开路,双方互相威胁贸易报复,美方出具28亿美元报复清单,中方开具等额报复清单,美方把报复清单下调到10.8亿元,中方跟着下调。当年的贸易代表团团长,是外经贸部副部长孙振宇,后来的常驻世贸组织大使,而谈判首席代表,则是后来的世贸组织首任中国官张月姣。

  一通拍桌子口水战打下来,最后,达成中美双方第二个知识产权协议。中方承诺打击盗版,对盗版侵权严重的企业停业整顿,保证知识产权制度的有效执行,允许外国企业在中国设立从事音像制品复制的中外合资企业,但其产品的销售要通过与中国出版社签订合同进行。美方承诺撤销中国“重点国家”的认定,不进行贸易制裁。美方放弃了在中国创办出版社、音像制品公司和计算机软件公司的独资企业要求,放弃合资企业从事出版、发行,销售和放映音像制品的要求,并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承诺给予中国相关的技术援助。

  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了世贸组织。但是中美知识产权的爱恨情仇并没有就此告终。随着中美经贸飞速发展,中美间逆差加大。2004年,美国再度将中国列入了“重点观察国家”名单,并于2007年正式向世贸组织负责贸易争端解决的DSB发起正式磋商,这就是DS362案和DS363案。

  美方提出的主要焦点在三个问题;关于中国惩治盗版和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刑罚门槛问题,关于中国海关处置没收侵犯知识产权货物的规则问题,关于中国涉及版权保护的文化产品市场准入问题。经过两年的审理,WTO专家组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了美国指控中国惩罚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刑事门槛过低的指控,裁定中国著作权法第4条第1款和知识产权海关第27条第3款违反TRIPS协定项下义务。各打五十大板。

  2017年,咱们又双叒叕进了重点观察国家名单。2017年,美国特殊301报告出炉,大伙儿约等于可以把它看成要价。川总那张嘴,你懂的,在推特上放话说,我们讨论的是你想都没想过的天价罚金。行吧,你开心就好。。。

  2018年4月,特殊301对华调查结果就要正式出炉了。川总这人,从竞选开始,到上周处理232钢铁和铝产品调查,他的风格就是,狮子大开口,白菜一斤要十块,然后降回一块五,他觉得这样你比较好接受。所以跟他划价不能照着一块二划,该六毛还是六毛。

  往事历历,我想说的是,中美知识产权相爱相杀了30年,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最困难的时候这个问题也没把我们伤筋动骨。现在各位公众号能不能本着“战略上藐视对手,战术上重视对手”的原则,稍微有点自信?

  最后,摸着良心大家说一句: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一点问题没有么?我再站中国我也得说,我们进步很大,但是仍有努力的必要。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真做得好,怎么会有于妈四娘这种人的空间。中国制造要变中国创造,就是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既然双方有共同点,那谈就是了。无非就是中方怎么想法子保持自己的节奏,别跟着美国指挥棒转太多,别被他没完没了饶香菜。

  吴仪站起身来回敬道;我们是在跟强盗谈判,请看在你们的博物馆里,有多少文物是从中国掠来的。全场寂静。

  吴仪站起身来回敬道;我们是在跟强盗谈判,请看在你们的博物馆里,有多少文物是从中国掠来的。全场寂静。


最新评论

( 查看所有评论 )


声明

  • 本站提供网站模板镜像备份文件下载,本站不拥有模板的所有权。希望用户本着学习的态度使用,对于侵权行为,自行承担责任。